• 返回首页|
  • 加入收藏|
  • 设为首页
  • 网站首页
  • 医学新闻
  • 健康家园
  • 千赢国际登陆
  • 中医药
  • 精神康复
  • 伤残康复
  • 功能障碍康复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地址:湖北武汉三环科技园
  • 电话:159116031100
  • 传真:027-68834628
  • 邮箱:mmheng@foxmail.com
  • 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 - 精神康复治疗
  • 杨浦区爱康癌症康复中心的病友们守望相助 大家庭温暖每个人
  •   梦见放炮“我常念叨8月怎么过得这么慢?等到9月,天凉快些,我们这个大家庭就又可以一起开会,一起出去郊游了。”今年71岁,患乳腺癌的刘招娣说。

      这个让刘招娣念念不忘的“大家庭”是杨浦区爱康癌症康复中心,里面有互帮互助的癌症病友。他们在康复中心参加各类活动,健康、唱歌、朗诵诗词、舞蹈……有时候,他们还会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,康复中心给他们带来希望与快乐。近年来,在新力基金会等公益组织的支持下,爱康癌症康复中心拿到多笔“公益创投”项目金,使这份公益事业越做越好。

      1996年夏天,施歌被确诊得了乳腺癌。看着才3岁的女儿,她心如刀绞。“你爸爸这么年轻,我走了以后,他肯定要给你找后妈的。你一定要早早有自理能力,照顾好自己。”深夜里,施歌抱着女儿呜咽着说。得知自己时日不多,她便尽量培养女儿,如自己睡觉、洗澡、买早饭。看着哭闹撒娇的女儿,施歌心中满是酸涩。

      施歌婚前在浦东临港地区务农,文化程度不高,但在“谈癌色变”的年代,她仍明白自己得的是绝症,每到夜里便一人偷偷哭泣。20岁刚出头正是花一样的年纪,却每天感受死神在逼近,无助又。

      2014年9月,刘招娣看完杨浦区妇联福利检查报告,眼前一黑,瘫倒在地。她得了乳腺癌。对已经71岁的刘招娣来说,进手术室做肿瘤切除这样的大手术无异于“上战场”。手术后,她总感觉身上空落落地,产生了自卑感。原先在家中帮忙料理家务的钟点工主动请辞,回了老家。“她就是嫌弃我,所以找借口走了。”刘招娣跟儿子说。

      后来,刘招娣常一人呆呆地看着已逝去20多年的老伴的遗像,一看就是半天,越来越讨厌出门。三个儿子忙于工作,只能节假日来看望她。他们对于母亲藏在内心深处的痛苦隐隐能感觉到,但却不知从何安慰。无人交流的刘招娣更加封闭自己,眼中的生活慢慢变成黯淡的灰色,一度想过。

      黄美芳的癌症也是2014年妇科普查出来的。对于仅靠退休工资过活的老两口来说,这是一场从天而降的灾难。“家里没人生过这个病。为什么会轮到我?”黄美芳躺在病床上,不知是还是抱怨命运不公,不停地对家人说着这两句话。从医院回家后,黄美芳便得了抑郁症,在床上躺了足足半年。

      黄美芳家的房子不大,位于杨浦区长海街道。老两口和儿子、儿媳妇挤在一起。患病前,她包办了家务,但后来却每天茶饭不思,精神不振。平日里沉默寡言,只是每日站在口望着外边。

      施歌靠着自己在写作上的天分,在上海市癌症俱乐部找到一份工作。在这里,她看到了另一片天空。1998年,癌症俱乐部第八期康复开班。班中一位病友刚得癌症没几个月,就转移扩散了。施歌想到自己也刚得癌症,说不定也会很快转移,不禁感到悲伤,跟着她一起落下泪来。

      “你们哭什么?我都得了胰腺癌,这可是癌症之王,但不也活了5年嘛。对抗癌症,我们得先开朗乐观起来。”俱乐部的一位抗癌明星告诉她们,自己曾收到过18次病危通知,但依然挺了过来。

      借着在癌症俱乐部工作的机会,施歌又见到很多从容乐观的癌症患者。一位肠癌晚期的患者说,既然不幸得了癌症,就更要珍惜剩下的时间。“曾经我也想不通,辛苦了大半辈子,晚年为何会这样?但后来我想通了,既然命运这样安排,我就要把剩下的日子过得有意义。”

      后来,这位患者活了足足11年后去世。这给了施歌莫大的鼓舞。她要将这份爱传递下去,鼓励更多癌症患者乐观面对病魔,重树生活的信心。于是,她在杨浦区的帮助下成立了爱康癌症康复中心。

      在家郁郁寡欢的刘招娣受到爱康癌症康复中心的病友结对邀请。接到电话时,刘招娣的第一反应是遇到骗子了。“你们是不是的?怎么会有这样的好事?谁会这么好心无偿开解你?”即便当地妇联出面邀请,刘招娣依旧不为所动,一个人窝在家里,谁也不理睬。

      施歌知道后,亲自上门做工作。“我一进来就告诉她,我患癌症23年,但做了20年的公益。”刘招娣听了眼前一亮。长期以来,她为无人理解自己的痛苦感到;又留恋美好,想要看着孙子长大,结婚生子。

      来到爱康癌症康复中心,看到数百位癌症病友聚集一堂、欢声笑语,刘招娣心中那根紧绷着的弦松了。“以前在家,我生怕癌症转移,天天盼着能够早点过5年不复发这一关。在这里我看到很多和我一样的病例,大家相互交流后发现,只要乐观积极配合治疗,都能活得很好。我的心放下了,睡觉都踏实了。”

      黄美芳加入爱康,更具戏剧性。她一开始也不相信有人会无偿关心自己,但一年后便成了康复中心的志愿者。

      “为何一定要做志愿者?就因为我受到大家的关怀,要把温暖传递给别人。”说到这里,黄美芳哽咽了,“病魔让我们成为亲人。”黄美芳结对过一个67岁的病友,平时经常去医院关心她。有一次病友进行二次手术,但术后就失联了。黄美芳就跑到医院、属地街道问,但都没有消息。她甚至还去了残联,询问病友家属是否申请过去世的相关补贴。当确信病友没有去世时,黄美芳放心了,接着继续寻找,终于在杨浦区延吉西一家护理院里找到了她。

      这位病友看到黄美芳,激动地连声叫“黄老师”。据家属说,她已经不清,连家人都不认识了,但依旧对仅相识不到一年的黄美芳印象深刻。

      汤传友患癌症8年,这期间开了18次刀,仍顽强地与病魔。他的癌细胞不停地转移,从最初的肾部,转移到手上、脸上、眼睛、鼻子,甚至是肛肠。

      “他是哪里都痛,只要动手术,开出来就是癌症。有一次我去看他,见他趴在床上,问他为什么。他笑着和我讲,不能坐下来,一坐就痛。”刘招娣的话语中不带一丝情绪波动。

      “有句老话叫‘久病床前无孝子’,汤传友刚生病时,亲朋好友都来看他。但后来动的手术实在太多了,亲朋好友也不能经常来看望,我们便成了他下半辈子的亲人,时常去看望、照料他。”在刘招娣看来,用“同病相怜”和“同命相连”形容病友之间的关系再恰当不过。

      “在这个大家庭里,大家互相没有歧视,只有感同地为对方的喜悦或难过。我们都是一家人,比亲人还亲。”说到爱康这个癌症患者互助组织,刘招娣情绪变得高昂起来,“我喜欢大家聚在一起的时候,能够忘记烦恼和痛苦,听到的都是欢声笑语。儿子都说我和前几年判若两人,他们也放心了。”

      “我马上要过五岁生日了!我要请大家吃饭,还要给大家唱个《孟姜女》。”说到这里,刘招娣忽然害羞了,像个孩子一样捂着脸,乐不可支。

      因为每种肿瘤或癌症都或多或少存在转移或复发的风险,所以在医学上一般用五年来作为癌症临床治愈的时间节点,被称为“五年率”,而对癌症患者来说便意味着“新生”。

      财成国际

  • 赞助合作:
  • 声明:本站数据来源网络转载,不代表本站观点,如果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联系我们删除!
  • 本网站由 百斯特健康网
  • 保留所有权利